我是Milly,今年34岁,无业。

  过去十年时间,我和社会没有什么接触,常常宅在家里,很少和人打交道,做了30多年的“大婴儿”。2011年底,我意识到自己患上了社交恐惧症。

  大概三年,我几乎闭门不出。每天昏睡和发呆,生活一点指望也没有,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。

  长期药物治疗,我的身材从苗条纤细变得肥胖臃肿,加重了我的自卑。很久以前,我是个完美主义者,对生活品质有很高的要求;但生病之后,我不刷牙,不洗脸,不修边幅,不求上进,自我厌弃。

  有好几次,家里来了客人,我就藏起来,如果需要我开门,我就藏在门后面去开。我很怕见到人,我总觉得自己是个笑话。

  生病这十年就好像“文革”的十年浩劫。我以前很开朗,是那种根本宅不住的人,常常一个电话就被朋友叫走了,玩到半夜才回家。命运总是爱开玩笑,我抑郁,然后社恐,十多年,从22岁到34岁,我把最好的青春都给了狗。